1. 首页
  2. 娱乐

“一战”与马克沁机枪 奇特拉尔

正如坦克、飞机、航空母舰是二战中具有灵魂意义的武器一样,一战中的灵魂性武器是大口径火枪和机枪。坦克在一战中才仅仅神龙现首,其作用和地位在当时有很大争议。飞机也没能摆脱初上战场的稚拙。而以铁甲和巨炮为最显著特征的军舰,已随一战步入没落。潜艇则从来没有对战局发生决定性影响,不论是在一战中还是在二战中。

如果一定要找出能与大口径火炮和机枪相匹敌的武器,那么,就只有“铁丝网和堑壕”了。正如铁丝网和堑壕构建的防御工事顶住了毁灭性的大口径火炮,而埋伏在这些防御工事后面的机枪手则像狂风扫落叶一样,将手持步枪进攻的士兵成批地送入黄泉。

因此,可以说,是大口径火炮、机枪和堑壕共同造就了停滞和胶着的第一次世界大战。

杀人武器惊人问世

机枪,是在金属弹壳子弹定型之后,应速射、齐射的需要而产生的。最早的著名机枪是美国人研制的加特林机枪,其射击原理是利用一套传动机构使数支枪管绕一个公共轴转动,从而完成连续射击。加特林机枪是机械式的,枪管转动需要由人力转动摇把。而第一挺真正的机枪亦即人类历史上第一种真正的自动武器,则是1884年诞生的马克沁机枪。

美国人海勒姆·史蒂文斯·马克沁在44岁的时候研制出了第一挺马克沁机枪。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当时投身于杀人武器的研制工作仅有两年。

马克沁1840年生于美国缅因州桑格斯维尔市,早年经历坎坷,曾经做过马车制造坊学徒、面粉加工厂工人、食品工具公司工人等。马克沁前半生基本没有涉足过武器与战争,只是在美国南北战争期间参加过地方保安部队。命运的转折点出现在1882年,马克沁被派往伦敦参与美国电气照明公司子公司的改组。当时,欧洲人正疯狂地卷进新武器发明研制热潮中。马克沁在朋友的撺掇下,组建了马克沁——韦斯顿公司,从而走上了天才的发明道路。

在伦敦哈顿花园街57号一个小作坊里,马克沁买来一台新铣床,又自己动手制造了刀具、工具,夹具和量具等。正是在这样一个简陋的机械作坊里,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马克沁机枪诞生了。

这是一支真正意义上的全自动机枪。它的自动动作是利用火药气体能量完成的。在子弹发射的瞬间,枪机与枪管叩合,共同后坐19毫米后枪管停止,通过肘节机构进行开锁,同时枪机继续后坐,通过加速机构使枪管的部分能量传递给枪机,使其完成抽壳抛壳,从而带动供弹机构,使击发机待击,压缩复进簧,撞击缓冲器,然后在簧力作用下复进,将第二发子弹推入枪膛,闭锁,再次击发。如此反复,每秒10余次,每分钟可发射600余发子弹。

这种机械的运动描述起来复杂而抽象,但要是亲自看上一眼,人们会立即叹服于它的精巧与妙思。为了保证有足够子弹满足这种快速发射的需要,马克沁发明了帆布子弹带,带长6.4米,容量333发。弹带端还有锁扣装置,可以连接更多子弹带,以便长时间地发射。

机构制造完成后,马克沁本想秘密地进行射击试验,却不料走漏了风声,英国剑桥公爵殿下闻风赶到小作坊参观,而皇室一动,举市跟随,大批名流要人接踵而至。在众目睽睽之下,马克沁机枪的肘节机构像人的肘关节一样快速灵活地运动,子弹飓风般呼啸扫射。观者无不目瞪口呆。从此,马克沁和他的机枪名扬世界。

此后,马克沁又发明了一种后来被广泛效仿的油压缓冲器,使机枪可以单发、或10发20发点射、或调节到100发/分钟的慢射速。马克沁甚至设想在枪上加一种机构,使机枪在手指离开扳机后仍能继续射击,直到弹带上的子弹打完。这样,机枪手在阵亡后仍能做出悲壮的贡献。1891年,马克沁又成功地发明了一种导气式自动步枪。56岁时,以马克沁的名字命名的枪机后坐式自动手枪问世。从此,自动武器的渊薮大开。“马克沁”成了机枪和自动武器的代名词。

今天,我们应该牢牢记住的是,正是在马克沁机枪中,人类第一次运用了复进簧、可靠的抛壳系统、弹带供弹机构、加速机构、可靠调整弹底间隙、射速调节油压缓冲器等机构。至今,专业的枪械研制人员依然遵循着由马克沁首创的火药气体能量自动射击三大基本原理——枪管后坐式、枪机后坐式和导气式。英文版《武器装备百科全书》说:“马克沁机枪的出现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自从拿破仑时代起曾经使用过的战术完全没用了”。

横行疆场

马克沁机枪一诞生,立即在战场上显示出卓越的性能。1893年,罗得西亚50名步兵使用4挺马克沁机枪击退了5000名祖鲁人的猛烈进攻,结果战场上留下了3000具尸体。1895年,阿富汗奇特拉尔战役和苏丹战役中,马克沁机枪也使进攻的敌人死伤累累。1898年,苏丹的恩图曼之战,2万名伊斯兰教托钵僧被英国侵略军屠杀,估计有15000人倒在马克沁机枪的阵地前。1899年开始的布尔战争中,布尔人在冲锋时遭到了马克沁机枪的毁灭性打击。

但直到1905年的日俄战争中,日俄双方激烈的机枪对射才使机枪的运用受到主流战场的重视。那次战争中,俄军使用马克沁机枪,日军使用另一种著名的机枪——哈齐开斯机枪。前者威力和可靠性均优于后者,特别是在鸭绿江附近的大战中,俄国人首次使用带防盾的索科洛夫低轮架马克沁机枪射击,发挥了意想不到的作用。

机械的强大威力使当时许多著名的机械设计师都投入到机枪的研制之中。手枪设计的泰斗、美国人勃朗宁也不甘人后,先后推出了多型机枪。其中,勃朗宁M1901机枪的改进型在一战后期随美国军队进入欧洲主战场,但并没有发挥多大作用。因为质量问题,它的机匣后坐板强度不够,以至于连续射击时后坐板断裂。后来,勃朗宁将机匣后坐板加了两个支耳,开创了一种全新的设计理念。

曾经与马克沁机枪在日俄大战中打得旗鼓相当的哈齐开斯机枪在一战中也被广泛应用。当时,由于射击频率太高,摩擦产生的高温很容易使冶炼和金属材料技术尚不成熟的枪管变形,开始,人们想到了更换枪管,后来便发展出一战时广泛流行的水冷式机枪。这使枪管在外观上看起来又粗又圆。哈齐开斯机枪的典型特征,就是水冷式枪管前端有一条细水管,以便于水的循环。后来,为了扩大散热面积,人们还在冷却管上加了一些褶皱。

当时,每挺机枪普遍需要4人来完成操纵与射击。一个瞄准,一人供弹,一人进行观察了望,一人协调指挥。但这种配置并不是绝对的,必要的时候,3个人2个人也可以完成射击。

一战中,坦克、装甲车、飞机、军舰,甚至“齐柏林”飞艇上都装有马克沁机枪。人们将机枪安装在摩托车上,以便机动地进行对空射击。这显示出机械化部队发展的趋势。与此相反,比利时部队的狗拉机枪,则是畜力战争没落的一个证据。大战刚爆发时比利时军队在德国的攻势下节节败退时,正是一大群忠实的军犬,拉着机枪完成了撤退。但不论是摩托车还是军犬,都反映出马克沁机枪机动性能较差的缺点,当时,马克沁机枪重达27.22公斤,哈齐开斯机枪重达14.97公斤,一战中最著名的德国马克沁MG08机枪则重达26.54公斤。对于火炮而言,这一分量无足轻重,但对于以营连为基本作战单位的机枪,士兵就不胜负荷了。于是人们开始尝试制造单人使用的轻机枪。

从重到轻

当时,一个叫麦克兰的美国人设计了一种能单人携带、用弹盘供弹、使用两脚支架的轻机枪。但事后出于种种原因,他将这个设计方案转让给军官兼发明家路易斯。1911年,路易斯机枪在美国诞生。

但这种机枪并没有得到美国军方的青睐。路易斯于是转赴欧洲,在比利时找到了知音,得到定单并开始批量生产。这种机枪重12.25公斤,枪托抵肩,可以较方便地供单人携带和使用,弹盘里有97发子弹。路易斯机枪最显著的特征是又粗又圆的枪管,其中充满金属薄片。这种散热方式是比水冷更方便的空气冷却。后来,正是这种冷却方式的推广,淘汰了水冷式。在一战后期,哈齐开斯枪族也推出了依靠气体冷却的MK.1轻机枪。这种机枪也重12.25公斤,最初是为骑兵设计的,后来也被用于装甲车。

路易斯机枪首先在比利时批量生产,其作战效能也首先被比利时军队所认识。一战开始时,德军前线士兵初次听到路易斯机枪连续射击的嘎嘎声时,称之为“比利时的响尾蛇”。

路易斯机枪在世界空军史和飞机史上留下了更显赫的声名。世界轻武器界公认,路易斯机枪是世界上第一挺航空机枪。1912年6月,美国的钱特勒上尉将路易斯机枪装载到一架推进式莱特飞机上。这架飞机飞临目标上空后开始向地面开火射击,数以百计的记者迅速将这一消息发往世界,成为当时颇为轰动的新闻。

1914年8月,大战刚开始不到一个月,两名英国飞行员擅自将一挺路易斯机枪带上飞机,在1524米高空向德国飞机射击完一个弹盘,但没有射中。这次行动是机枪在空战中的首次应用。但当这两名飞行员将此事向上级汇报后,却换来英军当局严禁往飞机上携带机枪的禁令,英国人害怕因此触怒德国,引来报复。但仅一个月后,随着战局发展,英军正式下令在飞机上装备路易斯机枪。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路易斯向美国财政部捐献100万美元。这些钱都是美国政府购买路易斯机枪时向他支付的酬金。

在一战爆发的时候,真正认识到机枪重要性的只有德国。当时,德国陆军装备的马克沁机枪超过12500挺。索姆河战役是机枪史上最令人惊心动魄的战例。1916年7月,德国人以平均每百米一挺马克沁MG08机枪的火力密度,向40公里进攻正面上的14个英国师疯狂扫射。一天之内就使6万名英军士兵伤亡。机枪的杀伤力和血腥气在这一天达到了顶点。当年11月,当索姆河战役结束之际,自动武器的始作俑者马克沁以76岁的高龄在英国斯特雷瑟姆去世。去世时,他既有英国国籍,又被赐封了英国皇室的爵位。由此可见当时的人们对马克沁机枪的敬畏之情。

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机枪真正变成了战场上的主流。法国平均每个步兵师装备机枪684挺(包括轻机枪576挺)、英国400挺(包括轻机枪336挺)、德国324挺(包括轻机枪216挺),大大超过了战争爆发时每个师只有24挺机枪的数字。而机枪在战争的暴发户美国发展最快,从战前的每个师18挺发展到1000挺(包括轻机枪775挺)。

原创文章,作者:比本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rwinind.com/71/349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