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娱乐

立了百余块“禁止骑行”牌子,岳麓山为何就是禁不了骑游者? 为什么有些人喜欢骑行

山高 路窄 游人多

岳麓山景区呼吁游客切勿骑车穿行

近日,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前备受关注的长沙大学生在岳麓山景区骑行身亡案做出终审判决:景区无责,驳回当事人上诉,维持原判。判决一出,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下面的留言几乎一边倒地支持判决:“虽然对死者痛心,但是他自己的责任就要自己承担”“秉公执法,以法律为准绳,不论谁违法违规都应当承担相应责任”。

那么,此案的审判结果能震慑住屡禁不止的骑行者吗?日前,记者走访了岳麓山景区,现场了解情况。

为禁骑行景区频出招

岳麓山是典型的山岳型景区,山高、路窄、弯急,游人多。景区方面出于对游客自身安全和其他游客人身安全等方面考虑,始终明确态度禁止骑行,并实施了不少应对措施,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景区和骑行者之间的“较量”从未停止过。

近年来,景区格外注重安全警示宣传,在各处立了100多块“禁止骑行”的安全提示标识,凡是进入景区的游客都能看到。即便如此,骑行者们依然置若罔闻,甚至将挂在树上的提示牌涂抹、扯掉。牌子被破坏,景区就再挂新的,并利用广播系统每天不间断地播放“不要骑行”“注意安全”等提示内容,但依然收效甚微,仍有部分骑行者穿行景区。

去年五一以后,岳麓山景区在几个关键的小游道立了11个梅花桩用以拦截骑行者上山,可惜没过多久,紧挨着梅花桩的地方又重新骑出一条小路。

岳麓山风景名胜区麓山景区管理处(以下简称麓山景区管理处)副主任刘赞说,碰到骑行的人,工作人员就会上去劝说、制止,“但你和他们讲道理,他们和你讲兴趣;你拿实际案例警醒他们,他们拿有专业经验来搪塞你;你耐心劝导,他们说你多管闲事,劝导工作很难起到实际效果。”

为了切实保障游客安全,麓山景区管理处主任周竹平多次向有关部门申请法律支持。2019年9月,长沙市人大常委会法制工委就此问题做出回复——《岳麓山风景名胜区保护条例》第十五条第二款,“除景区内的环保型营运车辆、执行施工任务的车辆以及消防车、救护车等执行特殊任务的车辆外,禁止其他车辆在麓山景区和橘子洲景区内行驶”中的“其他车辆”既包含了机动车,也包含了自行车等在内的非机动车。也就是说,自行车早就被明令禁止穿行景区。

如今,该法律条款已经被张贴在景区东门显眼处,为阻挡甚至处罚骑行者提供了法律依据。

“明令禁止”成“屡禁不止”

不过,即便景区有法律条款“撑腰”,违规骑行依然“屡禁不止”。

近日,中国旅游报记者来到岳麓山实地采访。在岳麓山景区东门,记者看到三三两两的游客结伴步行,显得十分惬意。然而就在此时,在出口的闸机处,保卫科员工黎建军还没来得及拦截,两名高高举起自行车的年轻人已经刷脸冲出了闸机,然后骑行而去。看着他们的背影,黎建军一脸无奈:“景区为了统计游客进出情况,同时防止骑行者和宠物上山,去年10月份在这里安装了闸机,杜绝了骑行者从此上山,但个别下山的骑行者还是难以阻拦。”

进入东门,走下阶梯,记者看到两名年轻骑行者被东门保卫科员工潘霞拦住。看到两人并不专业的骑行设备,尤其是没戴头盔,其中一人还穿着拖鞋,潘霞很是气愤,语调也升高了不少:“你们这样不但保障不了自己的安全,还会威胁到他人,太自私了!景区明令禁止骑行,还设了闸机阻拦,你们究竟是从哪儿上山的?”

一名骑行者说:“这不能告诉你,告诉你以后我们就没法上来了。”潘霞刚劝了一句“以后别再骑车上山”,话音还未落,两人便丢下一句“不和你说了”疾驰而去。潘霞十分无奈:“景区加强管理后,虽然从这里骑行上山的人少了,但每天还是有十多人扛着自行车过闸机,怎么劝也不听。”

麓山景区管理处党委书记高春波说:“岳麓山位于长沙市中心城区,山体周边没有设立防护隔离措施,个别自行车骑行人员常年通过未开放的小游道闯入景区,这些小游道有上百条之多,‘条条小路通麓山’,为景区管理工作带来了不小的困难。”

疏堵结合完善管理举措

事实上,多年来景区的严格管理和善意劝导还是得到了部分骑行者的理解,只是还有少部分人不配合。潘霞回忆:“之前经常会碰到骑行者强行冲关、与工作人员争吵的现象,现在已经很少了,这是景区努力后的成果。可能再过一段时间,大家的配合度会更高。”

事实上,景区并非对骑行人士“不讲人情”。为了给骑行者营造良好的骑行环境,岳麓山景区还特意在桃花岭修建了专业的骑行道,路况更好也更安全。但这些骑行爱好者还是不愿意前往,有部分人表示:“就是喜欢在岳麓山骑行的那种刺激的感觉。”

据了解,岳麓山景区每年接到有关骑行的投诉多达20余起,很多游客都对骑行行为表示抗议和担忧。高春波表示,景区目前正在积极想办法细化管理、优化配套,加快实现人车分流等工作,切实守护好岳麓山的生态资源,保护好游客的安全。

新 闻 链 接

大学生岳麓山骑行身亡

法院判决景区无责

2018年6月26日下午6点,湖南某学院学生汪某推行其自有的两轮自行车与室友黄某某从岳麓山东门入口进入岳麓山景区。当晚8点45分,汪某骑两轮自行车搭载黄某某从岳麓山山顶下行,因车辆失控,冲出有效路面,造成黄某某受伤,汪某经医院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汪某父母认为岳麓山景区管理处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应承担赔偿责任,向法院提起诉讼。

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麓山景区管理处作为岳麓山景区的管理人,在景区的入口及景区内道路两旁均设置了“请勿骑自行车上山”警示标识及道路指示标志。本案中,汪某交通事故事发地点的道路交通状况、设施、设备、标线并无瑕疵。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事故发生时汪某骑行的两轮自行车制动系统不符合标准要求。另根据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的认定,汪某驾驶制动性能不符合标准要求的两轮自行车违反道路交通标识、标线信号通行,且违规载人下陡坡骑行,以致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伤亡,汪某应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汪某父母不服,向长沙中院提起上诉。

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岳麓山景区作为非封闭型景区,实际可供出入的路径众多,加之麓山景区管理处也已举证证明在景区的醒目位置设置了禁止骑车进入景区的警示标识,应视为其已经尽到了相应的安全保障义务。岳麓山景区系以原始风貌为基础的景区,景区内路窄、弯急、坡陡,在景区内从事户外活动具备一定的危险性,汪某作为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系自身安危的第一责任人,理应预见自身行为的潜在风险和严重后果,仍然甘冒风险,因此,所产生的损害后果应自行承担。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作者:中国旅游报记者 高慧 通讯员 夏桢桢

图片:高慧 麓山景区管理处

编辑:王新兵

原创文章,作者:比本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rwinind.com/71/3417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