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时报

内斗持续升级!新潮能源爆出“暴力”接管事件,前实控人试图“卷土重来” 驰瑞

财经网资本市场讯 7月22日上午11时,新潮能源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本次发布会的本意,主要是向媒体介绍新潮能源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相关情况,包括罢免董监事及选举产生的新的董监事和新任管理层的相关情况。

新潮能源新任管理层宣布,在章证照正式移交前,公司所有商务活动及签署合同,均需要获得新任董事会成员书面确认。此外,新任管理层还将依法向刘珂追讨被其侵占的2.2亿元资金,并称刘珂疑似卷入公司25亿元违规担保案件。

不过,在这次发布会上,有自称新潮能源股东代表到场,并多次质疑此前临时股东大会和新任管理层合法性问题,随后双方爆发了激烈的争吵,在11时30分左右,因争吵始终无法平息,现场工作人员无奈宣布新闻发布会临时取消。

随后,新潮能源现任管理层一方回应,对于对方在新潮能源办公场所召开的媒体发布会内容一概不予认可,公司将尽快恢复正常经营管理顺序,并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身合法权益。

新潮能源“新任管理层”和“现任管理层”双方各执一词,一场公司控制权争夺战愈演愈烈。不过,今日仅是争吵而已,看起来双方似乎还是保持了克制的。因为,就在昨日,新潮能源刚刚爆发了一起“暴力”接管事件。

内斗升级,新任管理层欲“暴力”接管新潮能源?

据金融界爆料,7月21日上午11时左右,自称是新潮能源“董监高”的30余人来到新潮能源办公区所在的金地中心大厦A座10楼,要求接管新潮能源。这批欲接管新潮能源的人群胸前均佩戴“工作证”,在未得到许可的情况下,强行进入办公区并把门禁系统进行了更换,随后新潮能源方进行了报案。

新潮能源员工称,他们对所有要道进行“卡位”站岗,各门口都有人员把守,不允许新潮能源员工正常进出,有女员工携带自身物品出入都会受到威胁,期间有员工在去楼道的卫生间之后,也被禁止再次进入办公区回到工位。

另外,上述人群对所有的办公室进行撬锁并欲更换成自己的门锁,在强行进入某个办公室时,新潮能源员工言及内有私人物品欲阻止,他们声称要开除这名员工。

新潮能源现任管理层随后也对该事件给出了一个说法。7月21日,有数十名人员通过破坏公司门禁安保设置、聚众喧哗的方式,强行霸占公司经营场地,并试图驱离公司员工,威胁和控制公司高级管理人员,企图抢夺公司的财物以及公司相关经营材料,严重破坏公司正常经营秩序,行为性质恶劣。对此,公司已报警并向公司主管机构报告。目前,公司印章、证照以及重要资料由公司妥善保管,状态良好,并未遗失。

另外,现任管理层还称,到场的多名人员为严重扰乱市场的“德隆系”骨干。公司已将到场人员和现场违法情况进行视频记录,并呈交主管部门。

为何会出现这样一起堂而皇之的“暴力”接管事件?事情还要从前几日的一场临时股东大会说起。

7月8日,新潮能源9大股东,宁夏顺亿、东营汇广、东营广泽、金‬志昌盛、杭州鸿裕、宁波善见、宁波驰瑞、绵阳泰合、上海关山,在上海凯宾斯基大酒店自行组织召开了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会议审议通过罢免刘珂、范啸川、程锐敏等6名董事以及刘思远、陆旭等2名监事,并选举产生王进洲、潘辉、王兆国等6名董事以及吴玉龙、邵侃等2名监事的议案。

同日,新潮能源“新任董事会”召开会议,解聘了刘珂的总经理职务,并聘请章小兵为公司总经理。此外,“新任董事会”还聘请了多名高管。之后,“新任董事会”便要掌控公司,于是就爆发了近日新潮能源办公区的这一系列“闹剧”。

前实控人不甘被罢免,试图“卷土重来”

公开资料显示,新潮能源前身叫新潮实业,始建于1985年,原是烟台的一家乡镇企业,1989年进行股份制改造,1996年11月登陆上交所上市,主营业务涵盖纺织、电缆等。2008年之后,公司曾转型至房地产领域,但业务发展难言顺利,公司2009年至2012年扣非后净利润出现连续亏损。

到了2014年,彼时控股股东东润投资选择将其所持公司14.42%的股权以7.1亿元转让至刘志臣控制的深圳金志昌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金志昌顺”),刘志臣成为新的实控人。值得一提的是,金志昌顺拥有“德隆系”背景,刘志臣也被认为是“德隆系”旧部。在刘志臣入主后,新潮能源先后剥离了房地产等业务,2015年至2017年公司相继对拥有油田资源的浙江犇宝、鼎亮汇通进行收购,自此,新潮能源主营业务也变更为油气资源的勘探、开采与销售。

不过好景不长,新潮能源在2013年短暂扭亏为盈后,2014年至2016年公司扣非净利润则仍现亏损,同期净利润则有亏有盈。虽然2018年公司取得了一定盈利,但当年6月,伴随着过往收购中的多起诉讼案件爆发、计提减值损失约11亿元等,刘志臣在内的董监高被其他股东联合投票予以罢免。此后,新潮能源也进入了无实际控制人的状态。

随后,杭州鸿裕、上海关山、绵阳泰合等新潮能源股东提名补选了刘珂在内的新的董监高,即新潮能源现任管理层框架。有意思的是,在本次自行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罢免现任管理层的股东中,杭州鸿裕、上海关山、绵阳泰合亦赫然在列。

另一方面,刘志臣在被罢免后并不甘心,自2019年至今,以金志昌盛为首的新潮能源中小股东每年都会将罢免董监高一事搬上台面,试图重新执掌公司。

2019年7月12日,新潮能源十家股东委托律师提交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议案,提请罢免刘珂等五名董事及一名监事。不过,这份送出的议案文件并未被上市公司公告披露。

彼时,十家股东的法律顾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曾表示,这份议案在股东委托人送达办公室之后,被扔在了垃圾桶上。而在议案提交前,市场还流传着“公司董事长携家人潜逃美国”、“现任管理层掏空公司”等消息。

对于上述指控,新潮能源在2019年7月24日晚发布一则长达9页的澄清公告,对质疑进行了回应,并称5月以来陆续有不明身份人员通过向新潮能源部分股东、董监高、相关监管部门发送短信和匿名邮件的方式,对上市公司现任董事会、监事会和管理层进行抹黑和人身攻击,严重干扰了公司正常经营秩序。

2020年4月,四家股东卷土重来,再次联名向公司提交提案,拟在即将召开的年度股东大会上改组董、监事会。此次的矛头依旧对准刘珂,但股东大会投票结果显示,以金志昌盛为首的4名中小股东再度失利。

与此同时,有关新潮能源“拒收股东临时提案”、“对公证人员进行威胁”等负面报道广泛传播,新潮能源不得不借助公告发声,称上述报道完全是子虚乌有。

再到了2021年4月26日,包括宁夏顺亿、东营汇广、东营广泽、金志昌盛、杭州鸿裕、宁波善见、宁波驰瑞、绵阳泰合、上海关山等9大股东,联合向新潮能源董事会提请召开2021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并要求在会上审议六项提案,主要包含对现任董事长刘珂等人的罢免事项。

上述9大股东们认为,以董事长刘珂为代表的本届上市公司董事会管理及经营能力不足,面对油价下跌等突发事件无法合理应对,公司治理存在严重缺陷,内部人控制问题突出。上市公司董事、监事未尽到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导致公司净利润、市值及股价均大幅下跌,损害了上市公司及其他股东的合法利益。

在被现任董事会以“提案不具备合法性且缺乏事实依据,无法构成有效议案”为由拒绝后,9名股东又先后向监事会发出提案、希望自行召集股东大会,但均遭回绝。

尽管现任董事会方面一再强调股东们自行开会的无效性,但9名股东还是连续于6月4日、6月8日在《中国日报》广告版封面刊登了相关通知和提案公告。不过根据中国日报社的复函,这些通知系收费广告,并非上市公司法定信息披露形式。

此后便是7月8日,9股东自行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罢免公司现任6名董事、2名监事的提案,并选举产生新的6名董事、2名监事。

值得一提的是,当日,新潮能源授权代表、常年法律顾问娄允律师也前来参会,但被拒之门外。最终,娄允只是在会场外宣读了两点说明:一是相关主体无权自行召集、召开大会,且召集的程序违规;二是公司董监高已声明不参会且不认可会议效力。

会后,7月8日、9日,新潮能源陆续收到上交所监管工作函和山东证监局监管意见函。例如上交所的监管函,对新潮能源和相关股东提出了如下监管要求:

1、请上市公司尽快向相关股东核实上述股东大会召开的相关情况。如涉及信息披露义务的,应依法依规对外公告。

2、上市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应勤勉尽责,切实维护上市公司生产经营稳定,依法合规协助股东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3、相关股东应依法合规行使股东权利,严格按照相关规则要求参与公司治理事项,不得通过不当手段影响上市公司生产经营稳定。

不过,截至发稿,监管部门暂时仍未对上述 “临时股东大会”的有效性进行确认。

还有“搅局者”?周志龙为了个人债务殊死一搏

在上述临时股东大会上,除“德隆系”一众股东外,此次发起“临时股东会”的还有12位自然人股东,另有一个机构股东为宁夏顺亿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宁夏顺亿”),实控人叫周志龙。

据每日经济头条爆料,有知情人透露,这12位自然人股东均为周志龙许诺重礼收买的。所谓的“重礼”是:购买股票后,对亏损承诺兜底;入主上市公司后,短时间让股票翻两倍。而许诺的前提条件是,所有自然人股东将投票权授予指定代表人宁夏顺亿。其中,最大出资方收到了购买股票的兜底“保证金“七百万元。而该知情人也是出自资助周志龙的债主。

不过,因为目前所有的承诺都无法兑现,他们已经不再相信周志龙,于是要坚决揭发其骗子行径和开始现身追债。知情人同时表示,周志龙自称为了上述所谓的“临时股东大会”筹备和善后等事项,前前后后已经花了六七千万。其中,周志龙自称仅购买送礼用的黄金就花费了3400万元,用于“打点领导“。除上述费用外,周志龙至今仍自掏腰包雇佣了一批人在北京等待“消息”,随时准备入主上市公司。

而周志龙为何要联手“德隆系”且“不惜重金”砸向新潮能源呢?这里得提到周志龙的另一个身份——上海睿银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睿银控股”)董事长。而睿银控股和宁夏顺亿现阶段已被数百起诉讼案件缠身,处于破产边缘。

周志龙于2018年起号称投资建设距浙江衢州约30多公里的铜山源休闲度假旅游区,项目规划面积22.6平方公里,总投资52亿元,其中启动区范围1平方公里,总投资超过20亿元,建设内容包括水云间、土之谷、智慧中心、梦湖居、亲子园、温泉酒店、花溪镇等七大板块,共17个子项目。

但如今,2年时间过去了,据上述出资人表示,项目总计投资仅有1.6个亿,并且由于资金短缺,目前几个项目也都陆续停工,承诺规划的土地现阶段仅落实100余亩。先期投入建设的“水云间·黄龙度假酒店” 开业时间也是一拖再拖。出资人猜测,或许是为了等待周志龙拿下新潮能源控制权,以便让新潮能源来重组其项目。

周志龙联手“德隆系”积极推动新潮能源试图改选董事会和管理层,主要或是为了其个人债务在做殊死一搏。

(编辑:郭峰,邮箱:[email protected])

-END-

对话施耐德电气薛毅:以数字化与清洁电气化双力同驱,加速碳中和落地 | 新能源“碳”路者② 国资委:加快发展风电、光伏发电,央企要积极参与碳市场建设 承诺保本,挪用基金财产3.8亿!这家私募“栽了”,管理人终身市场禁入

企业价值观察

专注资本市场

产业有枯荣,企业有盛衰,

时代不停转,价值恒久远。

企业价值观察是《财经网》旗下专注于资本市场观察的全新栏目。

我们的观察半径覆盖二级市场、一级半市场、一级市场;

我们的分析触角贯穿上市公司、IPO、新三板、各轮次创业公司等不同资本形态阶段的企业;

穿越价值与投机的迷雾峦嶂,成全实业与资本的鱼水之欢,

和我们一起ValueObserve吧!

欢迎来撩~

邮箱:[email protected]

原创文章,作者:比本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rwinind.com/56/2016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