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时报

美少女大战鬼娃娃 鬼娃鬼娃娃

《美少女战士》里的时尚穿搭在很长时间里非常具有代表性,对于很多内心永远挂着少女梦的女性来说,“美少女”几乎就等同于完美的少女形像。

不过,就当所有人以为“美战”会永远坐在少女时尚第一把交椅时,不远处一股略显阴冷、怪异的少女风潮已经发出咯咯的笑声。

她来了

在刚刚结束的时装周上,Gucci将灵感锁定在古旧的娃娃上,她们变成T台上“公主裙”与SM风格皮带的组合。

原本纯真可爱的形像却透露出怪诞的气质是这种风格的一大特性。

这种怪诞的风格最早出自哪?

她的根源比美少女风格更久远。

西班牙绘画史上享有浓重一笔的Diego Velazquez(1599-1660),画过一幅身穿繁杂服饰的儿童肖像,著名的玛格丽特公主。

图自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再来看一幅他的儿童肖像作品。

图自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对于画家来说,他无意表现任何与怪诞有关的东西,但是用现代的眼光去看过于繁杂的服装穿在表情淡漠的儿童身上时,会有一丝丝奇怪,恰如我们现在去看一只古旧的穿着蕾丝裙的娃娃。

大约两百年后,一位出生于英国,在19世纪三四十年代活跃于纽约的艺术家John Bradley (1786 -1843 ),很擅长肖像画,他的儿童肖像画很有意思。

Little Girl in Lavender,1840

用今天的眼光来看会比 前面的Velazquez怪那么一丢丢。

但这种怪怪的感觉依旧不强烈。

接下来,就要进入怪怪的感觉很强烈的部分。

John Bradley画儿童肖像画时,摄影技术诞生了。

在19世纪靠后的时间段,出现了一种在今天看来非常奇怪的拍摄方式:

儿童与他的人偶一起合影。

比这还古怪的是,这些儿童穿着与娃娃完全一样的衣服,一样的装扮,就像是双胞胎,有的娃娃甚至跟儿童一样高。

这种古怪在儿童穿着成年衣服与娃娃合影时达到高潮。也许在当时,他们不过是玩扮家家酒的游戏。

那时候的人们一定没有刻意制造过古怪的气氛,这是我们以今天审美进行的“判断”。

这股儿童摄影潮流大概从19世纪70年代持续到19世纪末。

哪个类别又延续了这种古怪?

万圣节。

今天的万圣节更好笑一点,但是,一百多年前万圣节,尤其由小女孩装扮的女巫形像从某种意义上有点像今天“鬼娃娃”的雏形。

这是一张1910年的摄影。

再看一下1928年的“万圣节女巫”:

在一堆古董照片里,我找到了一张尤其奇怪的,双胞胎的仙子造型合影,有两张,一张是蒙面的,大家感受下。

我现在特别想唱首歌给你们听:

一个两个三个小朋友

四个五个六个小朋友

七个八个可爱小朋友

一起手拉手玩雪球

听原版吧,跟这篇文章的气质特别配。

必须给我点开。

还记得前面说的西班牙画家 Diego Velazquez吗?还是在西班牙,几百年后,出了一位艺术家,名为Juan Bejár,出生于1946年,他的画基本全部是儿童, 那些肿肿的小脸上,呈现一种没有表情的表情。

如果说此前的各种古怪的儿童形像是无意识的,只是今天人的想象,但 Juan Bejár画作中的诡异则是刻意为之。

他的“孩子们”像是微缩版的成年人,眼睛直视前方,神情毫无稚气,像是老灵魂被禁锢于娃娃的身体里。

不过,这类风格的艺术创造一直比较小众,存在于一个相对狭小的空间。

这种“鬼娃娃”初次出圈应该是大导演库布里克于1980年上映的电影《闪灵》,其中有个堪称经典,被无数次复刻的镜头,对,你肯定想到了。

穿粉蓝裙子的双胞胎——

再往后的影视创作中,越来越多的影片涉及于此,比如1988年出品的《鬼娃还魂》系列,以及中国观众比较熟悉的1995年的《鬼娃娃花子》。

本来想配图的,算了,《鬼娃还魂》的剧照我不喜欢,花子还不错,但怕有读者胆子小就不放了。

跟今天Gucci秀风格最为接近的“鬼娃娃”是2009年出品的恐怖片《孤儿怨》。

《孤儿怨》

我们来回顾一下Gucci新秀——

剧中有个镜头是这样的——

跟Gucci的妆容几乎一模一样,还都带了项圈。

其实,时尚行业早就盯上了鬼娃娃风,时尚摄影大牛Tim Walker 在2011年拍摄过一个命为“Mechanical Dolls” 的系列,刊登在意大利版《Vogue 》。

在2012年,他还拍过更诡异的一个系列,还是登在意大利版《Vogue 》。

有一种感觉,他这组片子的灵感就是来源我前面发的19世纪后期那些跟娃娃合影的古董儿童照。

2016年,《Numero》东京版的封面也出现过“妹妹带着她的娃娃”,模特是Ola Rudnicka,摄影师为Ellen Von Unwerth,不过论效果更喜欢Tim Walker 的创作。

近几年,“鬼娃娃”已经成为了一种非常多元化的时尚视觉,除了Gucci还有不少品牌都在往这个方向靠拢,飙升的速度之快几乎要赶上本文的另一个主角——美少女。

代表月亮美少女

在整理鬼娃娃风在今日时尚行业表现之前,我们来捋一捋在少女风格中的霸主,“美少女”的成形,最后才是两者的“大战”。

显然,“美少女”就是指“美少女战士”中的形像。

这个形像为何为如此深入人心,并且在很长时间内都具有代表性?

只看人物主视觉形像,可以找到两个关键词—— 水手服、六七十年代。

不得不赞叹,作者武内直子的时尚嗅觉如此敏锐,如果她没有当漫画家,当服装设计师是绝对可以的。

因为她抓住的这两个关键词,是迄今为止表现少女感的最重要利器。

先说水手服。

水手服最初来自英国皇家海军,1846年4岁的威尔士王子Albert Edward得到了一件缩小版的海军制服,他穿上后可爱又帅气的形像受到了皇家和公众的喜爱。

谁不喜欢这样的小可爱呢。

Albert Edward,画家Franz Xaver Winterhalter绘制,1846年

小王子刮起了水手服的流行。

中国人更熟悉的水手制服应该是日本的校服,其实源自日本的一位女校校长在英国留学时接触到英国皇家海军的制服,然后传播到日本,再流行于亚洲。

1920年左右的日本校服

在西方,自从女性脱了累赘的大裙子开始接触现代服饰之后,水手服就是流行元素之一。我们来看下不同年代的水手服造型。

30年代

40年代

50年代

这几个时期的水手服跟美战还是有区别,因为,时间还没有到60年代。

超短裙在西方时尚史中开始流行是60年代中后期,一般认为开始于1966年,Mary Quant和Andre Courreges是当时的代表设计师。

Andre Courreges

这个时候最典型的时尚搭配之一是超短裙+高筒袜或者长靴+手套。

我们将更早时期的时尚水手服,与这个时期流行的“超短裙+高筒袜或者长靴+手套”综合在一起:

你将得到一套“美战”。

武内直子在少女气质和时尚流行这块的气质真是捏得死死的。

此刻,请允许我插播一下,70年代最最最最最美水手服少年的影视形像,不,是本世纪最美。

意大利大导演Luchino Visconti于1971年出品的《魂断威尼斯》(Morte a Venezia),这部电影给我们贡献了完美的、无可挑剔的美少年形像——由伯恩·约翰·安德森饰演的塔奇奥。

我的神啊,怎么会这么好看。

不愧为第一美少年。不过这位演员的一生还挺波折,他最动人心魄的美留在影史中了。

私以为年轻时的柏原崇和王一博也很适合这个造型,尤其下面这张。

唉,塔奇奥怎么会这么好看,又贵又美又冷又少年。

插播完毕,继续美少女。

其实在“美战”之前,日本就有了非常知名的水手服少女形像,不过,服装采用的是当时的日本校服,并没有像武内直子那样将服装做了改造。

最著名的就是1981年,改编自由赤川次郎同名小说的电影《水手服与机关枪》,轰动一时。

《水手服与机关枪》

将乖巧的校服少女形像与黑帮结合在一起,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日本漫画中,让外表柔弱的少女拥有高超的武力值似乎是一大特色,这与欧美二次元形像完全不一样。

“ 美战”时尚之路还包括作者对90年代一些设计师作品的运用,几乎囊括了当时最知名的顶级设计师。这部分内容已经很多人写过,这里就只贴几张对比图,不多解释了。

右:Chanel

右:Dior

右:YSL

这里涉及一些特定环境,采用的品牌比较多元化,有的非常戏剧感。真正最能代表美战风格的,应该是Chanel。

尤其是Chanel1995春夏系列,基本算得上标准的美少女风格,来回顾一下这场秀,能看到很多大神级模特。

这在今天,是很主流的少女形像,包括更加美式休闲以及偏chanel两种。

美式休闲较为普通,美战更典型的风格类似chanel1995春夏。

现在很多品牌在涉及年轻形象时,都是这类风格,比如C/MEO COLLECTIVE 、Versace等等。

C/MEO COLLECTIVE

Versace

终于要说到重头戏了。

我就喜欢冗长的前戏...

美少女大战鬼娃娃

刚刚结束的2020秋冬时装周上,即便是Chanel的少女风,也与“美战”相差甚远。

Chanel2020秋冬

因为,酷、强大的女性形像成为时尚行业最前端的潮流。于是,少女也倾向于酷酷的少女风。

美少女的历程终于走向了新的篇章。

Gucci为首的鬼娃娃风要取代美少女了吗?

Gucci2020秋冬

并没有。

一种将鬼娃娃与美少女融合在一起的风格更加强势,她既有可爱的一面,又有怪异的一面,她的结构比两位前辈们更加复杂,也常常从古典服饰中汲取灵感,并配合一些恐怖的主题。

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超爱的Simone Rocha。

即便满眼白色,也还是混入了一些暗黑的东西,关于丧服、宗教仪式、奇怪的传说。

这些女孩看起来一点也不好惹,尽管依旧是少女或者女童服装中惯用的素材,比如蕾丝、薄纱、花朵,但它们都以奇怪的方式组合在一起,看起来像胡乱穿衣的娃娃。

小可爱Rodarte也越发的古怪了。在之前的推送《纽约时装周等到春天了吗? 》中有详细介绍过。

这场秀的灵感来自吸血鬼,而且是《吸血僵尸惊情四百年》那个吸血鬼。

电影中奇特的矛盾感贯穿很多细节,比如其中一条看似配色浪漫的古典裙,纹样其实是两条蛇,如同藤曼一样缠绕在一起,远看则是小清新。

Rodarte的“吸血鬼”也并不过份哥特,依旧拥有不少品牌惯例的花草纹样复古裙。

不过,这种甜美很快就慢慢变得古怪,血红的花束从浅淡的“花草墙”顶倾泻下来,“蜘蛛”爬上肩头和前胸。

才不是什么清新可人。

MSGM的设计师则在最新一季将女人们想象成女巫学校的学生,这很符合我们将鬼娃娃与美少女融合在一起的规则。

运动夹克、院校外套,娃娃服装的细节并不乖巧的呈现出来。

一直很喜欢的Antonio Marras新一季灵感来自一个童话故事。

更加丰富的元素,更加丰富的结构,堆叠的刺绣,都让这些衣服有趣极了,一点也不呆板的少女形像,而且,带有邪恶的趣味。

在2020秋冬时装周上,涉及于此的品牌非常多,只是程度上略有不同。

Max Mara

I’M Isola Marras

Fendi

《美少女战士》出现的时候,关于她的讨论并不止于时尚,还有女权。

在一些日本传统的作品中,女性普遍承担浪漫和被爱的作用,但是八九十年代的日本漫画中出现了一大批英雄少女角色。美少女是强大的,尽管她拥有圆眼睛、苗条身材、修长的大腿,一如多数日本漫画中,原本被保护的女性形像,但是,水冰月们是阻止邪恶的女战士。

在艺术和时尚中,少女形像也被描绘得更加多元化,从单一的美少女,逐渐变成可以包容邪恶、恐怖、古怪,尽管,在此之前这些边缘化的气质大多存在于小众类别。

Kukula

takato yamamoto

更加大众化的潮流正在积极拥抱这些小众文化,有层次感、不刻板的形象正在蔓延。无论是艺术或者时尚,或者其他领域的创造,最终都折射我们内心对现实社会的反抗或者期待。

我最终还是扯完了。。。

听歌了吗

延伸阅读

《 古怪、美好、强大 》

欢迎转发朋友圈,转载请联系后台

原创文章,作者:比本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irwinind.com/56/140462.html